【加拿大打工度假】後記:想不到也有需要「適應台灣」的這一天。【打工度假症候群?】

undefined
圖:泰國芭堤雅,無邊境泳池。

回台南三天,我感到深深的不適應,對人群密集恐懼,對天氣過敏,對關心過度的台灣文化也過敏。

渾身不對勁。

你能理解嗎?我沒想過我也有需要適應台灣的一天。

回台灣前我們都很期待,畢竟已經離開我們的家鄉快一年了,想念各種小吃,想念早餐店,想念家人朋友!完全沒想過會有不適應這件事。

而從在東京轉機開始,就感受到滿滿的人潮。密集的亞洲大城市果然跟卡加利很不一樣。

回到台南之後,我感覺到環境很吵雜,空氣中的味道也非常明顯,是汽機車排放廢氣與食物油煙混雜在一起的味道。從小就鼻子過敏嚴重的我,在卡加利沒有這個毛病,回台南後的頭幾天,鼻子真的癢的受不了,可以感覺到鼻腔內側細細癢癢的一整天,非常難受。曾經安南區的家被我默默地覺得離台南最熱鬧的市區很遠很不方便,現在卻覺得離市區有點距離,安靜許多,很好。以前我很喜歡在咖啡廳偷聽別人聊天,好像聽到了不同的世界,如今卻覺得吵,只想戴上耳機,專注在自己的事情上。

原本很懷念的、到處都有的街邊店,便宜的手搖飲,如今也不那麼誘人了,我反而想念卡加利的家與客廳,簡單溫暖舒適,籤先生做的早餐與咖哩,不像現在要騎到市區咖啡店才能好好工作,卡加利起來簡單吃完早餐,就開始我的文字工作。如此的純粹,如此的無聊,卻相當的簡單,我懷念這種無聊,台南的選擇對我來說太多也過多了,而我只想要一個很安靜、能專心工作、只有咖啡的地方。

是不是生活可以更純粹簡單?台東花蓮跟蘭嶼,大概更適合現在的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然後更難以忍受的,幾乎每個人都問我,為什麼籤先生回屏東老家,你沒跟他一起回去?

當第一個人這樣問,我覺得莫名,但第十個人這樣問,親戚朋友長輩都在關心詢問時,我備感壓力。what happened?

看完火熱的韓國電影“82年生的金智英”,讓我更煩躁與憤怒。

所有我跟籤先生兩個人的開心決定,我們的說好就好,在台灣變成了很多不應該。why?

我們在在加拿大黏在一起一年,也都離開各自的家人一年,我們都很想念自己的原生家庭,各自回家我們都很開心,
為什麼一回到台灣,我不能留在我的家人身邊,而是要回他的家呢?

諸如此類的細微末節、理所當然,沒道理的台灣文化啊!
讓我跟我媽差點吵起來,因為她開始跟我說做人媳婦的道理,我完全聽不下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會不會許多的婚姻問題,根本不是婆媳問題,而是台灣文化的問題?
抹滅掉女性的自我意識與幸福感,硬是要配合另一個家的作息與習慣,
所產生的不滿與怨懟,只會增加扭曲與施加壓力到另一半身上,
而那些甜蜜與熱情就被抹消掉了,畢竟人過的不開心,又哪來的愛?

內心與媽媽的矛盾和解,來自好友的點醒,自己媽媽的不安與叮嚀,是因為她的自身經驗,這樣做才不會招致批評。
過往的傳統社會沒有溝通的空間,但現在有了,只是她還不能馬上理解,所以她依舊擔心,其實她是愛我的。
如果慢慢讓她理解,她嫁進的大家庭,多麼不同於籤先生的家庭,她就不會擔心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2019年末記事。

如今回台南兩週了,還不習慣太多的面對面聊天,容易覺得疲累,不喜歡解釋太多。
發現自己必須在獨處之中找平靜,在鍵盤中尋找熟悉的生活感。
雖然還沒完全適應,但可以想見,我會漸漸的習慣,就如同我習慣加拿大生活一般,但有些叛逆是抹不去的,就這樣吧!

以上,希望有幫助到大家!不知道有沒有引起共鳴呢?

願我們不論生活在哪裡,都可以理性的與家人溝通,尊重彼此,然後感性的去愛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